“37岁前我从没有过性生活”:中年处男的自白

“37岁前我从没有过性生活”:中年处男的自白
May 16 07:05 2018 BBC中文网 打印此篇文章

4月23日,加拿大男子米纳西安(Alek Minassian)在多伦多的街头上驾驶货车冲撞途人,造成10人死亡。有报导指,米纳西安事发前在社交网站上发布帖文,指自己是“非自愿独身”运动的一员。这种网上“次文化”的支持者认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与异性发生关系,而问题的始作俑者是女性。

今年60岁的约瑟夫(化名)告诉BBC,他为这种“次文化”感到担心。但他自己的经历令他明白,大多这种不能与异性发生关系的人认为,自己的情况是可耻、沮丧的。

以下是约瑟夫的故事。

我到差不多四十岁时,仍是一名处男。我当时仍然不知道这是一件有多奇怪的事,但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同时我也感受到其他人的奇异目光。

当时,我是一个十分害羞和欠缺安全感的人。我身边有许多朋友,因此我并不感到寂寞,我只不过从没有把这些友谊进一步把它们变成亲密关系。

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身旁有许多女性,其他人大概都会觉得与她们约会都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我没有这样做。我上大学的时候,这个没有跟其他人约会的情况渐渐变成常态。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这大概是因为我的自信心不多,我总是觉得自己对异性没有甚么吸引力。在我这种情况下,这种缺乏自信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这是因为我没有跟异性约会,所以我没法证明给自己看,自己其实对异性是有吸引力的。

我从来没有跟朋友谈过这件事,他们也没有多问。老实说,如果他们真的跑来问我这个事情,我会十分反感,因为我当时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令自己羞耻的事。

社会大概才不会管我有没有和其他人上床,但我认为,这是一件与其他人不同的情况,始终会吸引其他人的眼球,我可能会变成其他人眼中的“异类”。

成长过程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文化十分着重男性吸引异性有多“成功”。我们的流行曲和电影里,经常都把与异性发生关系描绘成一个男孩长大成为男人的一个过程。我把这些都看在眼内,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跟异性交往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我身边大部份的朋友都有交女朋友。我就在他们身旁看着他们从开始交往到结婚的整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慢慢地侵蚀我的自信心。

那个时候,我觉得十分孤独,也十分沮丧。现在回想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曾经有15至20年时间没有跟父母和我的姐妹外的人有身体接触。因此自己孤独和沮丧的原因,大概不是因为单纯的性原因,而是因为自己没能跟其他人建立关系,更不要说亲密的关系。


如果我遇到了心仪的对象,我也不会感到兴奋。相反,我第一个反应会是伤心和失落。我害怕的不是对方可能会拒绝我向她表白,而是认为对方有权去继续生活而不受我打扰。

当时的我十分肯定,我对身边的异性没有吸引力,但现在回想,也许我的信心在她们眼中,也算是一种吸引力。到我三十多岁时,我开始患有抑郁症,于是我去看医生,也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和服食抗抑郁药。

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开始出现变化。


相见恨晚心理治疗让我重拾自信,而抗抑郁药也对我开始有帮助,它们是我克服自己害羞性格的帮手。

而且,我发觉自己也成熟了一点,我开始跟女生约会,那发展成一个短暂的爱情。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还是感到有点紧张,但同时我又觉得那感觉“其实不错”,因此后来我又邀请她去约会,她又答应了,我们之间的爱情慢慢发展起来。

数星期后,我们的慢慢变得亲密。我们经常听见年青人“情窦初开”的感觉,那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不再是年青人。我与她性交时,我发觉那是一件既兴奋又美好的事情。很多人都说,他们第一次与其他人上床的经验不太好,但在我来说,那是十好美好的经验。

我没有告诉她那是我之前从没有性经验。如果她那个时候问我,我是会如实告诉她的。

十八个月后,我遇见我的未来妻子。我们当时是同事,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十分漂亮,十分迷人。我没有直接请她去约会,反而是透过一名朋友问她,她当时有没有男朋友。而这位朋友成了我们的“红娘”。


我四十岁生日的那天,我们首次约会。十八个月后,我们结婚了。

我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因为她给我的爱是完全的、也是无条件的。这不是我们天天会碰到的事情,我却有幸遇上这种爱。


我把自己的性经验如实地告诉她,她没有介意,也没有看不起我。我们情投意合,她从没有一丝批评我的意思。跟她一起相处,是一种十分简单的事。

我们一起渡过17年的夫妇生活,直至三年前她不幸去世,那对我来说是一个打击。我经常想,我们相见恨晚,而她太早就已经离开我。

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对自己的少年生活有一点点后悔,几乎是为了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感到悲伤。

我感觉到,自己错失了一些自己将会十分珍重的回忆,因为我再也不会知道年青时谈恋爱会是怎么的一回事,也不知道与异性手拖手探索这个世界会是怎么一回事。我后悔的原因,是因为我错失了这种有趣的时光。

我的文革生活:从劳动、恋爱到结婚图辑:日本男人为何选择与硅胶娃娃“谈恋爱”一个女人的自述:为生孩子我发了广告征男人哈里与梅根:英国王室越来越包容?如果你正在经历跟我差不多的事情,我给你的建议是:不要低估问题有多严重。你发现自己有这个问题后,要尽快寻求协助。但老实说,如果我年青时身旁有人向我指出我有这个问题,那个时候的我不会承认那是一个问题。

每当年青人做一些如吸毒、犯罪、过早发生性行为等危险行为时,都会吸引社会的注意。问题是,社会没有留意到,年青人不做某些事情,也可以是一个问题。

结论也许是:如果你发现身旁有朋友从未谈恋爱,不要假定那是他或她想要的事情。你可以帮助他们,但不是直截了当地问他们“为甚么从没有谈恋爱”。相反,你应该慢慢跟他解释,每个人第一次邀请心仪的对象去约会都会感到不安,也要跟他们而他们有这些不安的感觉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正常追求我认为策动发生在加拿大多伦多袭击最令人担心的地方,是他们认为社会仍然对他们这些没有谈恋爱对象的人抱有成见,而他们本身也为自己感到羞耻。

这种想法可能令社会觉得,这些仍然在寻找恋爱对象的人社交能力有限,甚至觉得他们是怪人。但我在结识我的妻子前后,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人。我的性格丝毫没有改变,我并没有甚么奇怪的地方。

这个世界有许多人仍然在寻找爱情,他们的脑子里都不是充满恨。如果我们把那名多伦多袭击者和那些欠缺爱情生活的人混为一谈,那会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

爱情不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权利,但寻找爱是人的一个正常的追求。如果一个人没有爱情生活,那不是他的错,那只不过是他的情况所言。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BBC中文网的文章

更多 BBC中文网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