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有一种病叫“性爱成瘾症”...

在英国有一种病叫“性爱成瘾症”...
May 15 17:40 2018 德语德国 打印此篇文章

丽贝卡·巴克(Rebecca Baker) 是一位37岁,3个孩子的妈妈。
按照中国的一句古话,这个年龄在生理需求上可能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龄,但是如果一天做爱5次还不够,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这种性爱成瘾或性瘾(sex addict/sex addiction)是不是一种病?
英国关注两性关系的慈善机构Relate呼吁把性爱成瘾这种情况与酗酒以及吸毒一样纳入英国全民卫生保健体系(NHS),作为一种症状得到免费咨询和治疗。
那么患有这种性爱成瘾的人都有哪些症状?这又给他们个人、两性关系及家庭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冲击呢?

巴克的故事

巴克女士是从2014年开始出现这种症状的。最严重的时候,她一天做爱5次都无法满足,根本无法自拔。
这意味着,她脑子里总是在想着做爱这件事。她天天缠着自己的伴侣要做爱。
性已经占据她的全部身心和生活, 一开始她的伴侣还不太介意,但时间长了开始无法理解。几个月后已经无法招架,最终导致两人关系破裂,分道扬镳。
做爱后会立即让我振奋起来,但好景不长。5分钟后我的欲望又来了,巴克说。
这种欲火焚身,不能自拔的状况让巴克痛不欲生。她开始深居简出,每天闷在家里不肯与人接触。因为她深感羞愧。



尽管她知道并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但仍然觉得不自在。
巴克的伴侣最初以为巴克可能有婚外情,继而感到内疚才想用做爱来弥补。
但不久后两人的关系彻底破裂,以分手而告终。
其实,巴克2012年在生下她第三个孩子后被诊断患有抑郁症。 

2014年,她的情况出现恶化。她去看了心理医生。但她的心理医生总是说会给她调换药物,但从未表示帮助她解决性爱成瘾的问题,也未为她介绍可求助的慈善组织。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巴克换了工作,与伴侣分手并搬到了法国。
为了战胜抑郁症和性爱成瘾,我做出了许多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对我来说还是有用的,她说。
慈善组织Relate把失控的性行为定义为性爱成瘾或性瘾。
世界卫生组织预期将于2019年5月批准把强迫性性行为紊乱(compulsive sexual behaviour disorder)纳入其国际疾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ICD)中。

格雷厄姆(化名)

患有这种性爱成瘾的人,男女都有。格雷厄姆也是无法控制自己性欲冲动。这导致他无数次出轨,内心饱受愧疚的折磨,觉得对不起妻子。
当你达到对性爱痴迷的程度,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性。从早晨一睁眼直到晚上入睡前。
这简直太恐怖了,一点也不好受,而且毫无性感可言。
这种病把人都毁了,人生也完了。格雷厄姆说。
格雷厄姆60多岁。他说,这几年他每月要花费数百英镑使用性工作者来满足他的生理需求。
一开始,他背着妻子大搞婚外情,几乎一个接着一个。

我不久就意识到最快捷、最方便的做法是花钱找性工作者来解决我的性爱成瘾问题。一周三、四次。
他说,这有点像酗酒者一样,脑子里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满足自己的渴求,然后按照计划去实施。
完事之后又懊悔。你对自己说再也不能这样做了。
直到有一天被他的妻子发现才结束了他的这种 可怕的双面人生。
他开始寻求一家专门帮助像他这样性爱成瘾的叫Sex Addicts Anonymous (SAA)英国机构的帮助,该组织有78个自救团体。

自那之后,格雷厄姆说他已经好几年没再寻找婚姻以外的性行为了。
当我被发现时,我记得当时感觉感谢上帝——也许就此会发生改变。
他说,当他走出去,与那些跟他有同样经历的人会面让他觉得是一种释然,因为发觉自己并不是唯一自惭形秽的人。
我想告诉他们,你可以打破这个恶性循环,走出来,他说。

免费医疗?

据治疗这种性爱成瘾以及强迫症的机构ATSAC说,目前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从性别来说,似乎男性占了大多数。
其中年龄在26-35岁的人最多,但55岁以上的人也不算少数。
在过去10年,使用ATSAC服务帮助的人也翻了四番。
但是,目前英国公费医疗系统NHS并未提供这方面的免费专业服务。
慈善组织Relate的皮特·赛丁顿说,虽然社会上存在一些治疗机构和支持团体,但大多数都是私营的。
赛丁顿表示,英国NHS为酗酒者和吸毒者提供帮助,为什么就不能为性爱成瘾者也提供同样的帮助呢?
但英国NHS并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NHS专家对这种性爱是否能够成瘾本身存有争议。
英国卫生与社会保障部的发言人表示,那些觉得自己可能是性爱成瘾者可以通过NHS选择(NHS Choices)寻求咨询和心理治疗等。
言外之意,英国公费医疗不能管这种所谓失控的性上瘾问题。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德语德国的文章

更多 德语德国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