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室里的秘密——微观视角中的美国中小学教育

美国教室里的秘密——微观视角中的美国中小学教育
May 15 16:10 2018 unknown 打印此篇文章

近些年美国基础教育有哪些成功之处,又面临哪些挑战?美国中小学校长是如何领导学校发展与变革的?美国中小学课程改革的现状与趋势是什么?美国中小学教师工作状况如何?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真实状况是什么样的?……
去年末,教育部卓越校长领航工程“首期中小学名校长领航班”赴美开展为期半个月的海外研修学习。我们在美国参观了多所学校,包括中学、小学,公立校、私立校,蓝带学校、较偏僻的普通学校等,比较全面地接触了美国各种类型的中小学校。
在此过程中,有上述问题始终伴随着我。参访后期,我觉得可以从一个比较熟悉的微观视角切入来进行观察与思考,然后再追根溯源,去思考现象背后的理论、政策、文化等问题,这个微观视角引发的思考就是“教室里的秘密”。
微视角之一教室的座位:如何真正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学习?
Archbishop Williams High School是波士顿北部的一所私立中学。在这所学校的参访过程中,教室里的座位安排成为我关注的重点。
在一间物理教室里,我发现教室与实验室是在一起的。前半部分是三竖排桌椅,是学生听教师讲授时的座位。后半部分是实验室,座位呈分组状态,学生在这个区域可以直接进行实验操作。
对这样的教室我们并不陌生,国内已有学校如此设置。不过,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学校把物理教室布置成这样呢?
该校教师们给出的理由是:(1)学校实行小班化授课是一个基础条件;(2)物理学科与实验密不可分,这样的设置可最大限度方便学生及时、随时进行实验操作,而不必等到下节课去专门的物理实验室了。
而在另一间初中的英语教室里,学生的座位安排就是我们日常所见的“排排坐”。
校长介绍,初中学生刚进入这所学校,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加上英语学习中,教师更多的还是采取讲授的方法,所以这样的座位安排更能有助于教学。
对于这样的思考我是赞成的。
因为在此之前,我校也有教师尝试在教室里进行不同方式的座位安排,有分组式,也有排排坐,经过老师们的实践和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教室里桌椅的摆放要根据班额、学科、年级等特点而定,不能只拘泥于某一种方式,犯教条主义的错误。
但是如今国内每逢学科课堂教学评比、名师教学观摩等活动,我们看到的都是分组式座位安排,似乎“排排坐”就是传统教学,需要批判;而“分组式”就是教学创新,值得提倡。这样的潜意识是典型的教条主义,需要审慎对之。

总体看来,这样的座位安排更适合“混合式学习”(Hybrid  Learning)。
混合式学习倡导在一节课或者是一个学习过程中,既要发挥教师的引导、启发、教授、示范、监控教学过程的主导作用,更要充分体现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参与性、主动性、积极性与创造性。
当然,由于我国基础教育中目前班额太大、教室面积较小、设施不够等原因,这样的学习方式可能暂时并不适用。
但是,混合式学习的一些理念仍然可以在一间间普通教室里加以借鉴,最重要的目的是,我们既然倡导以学生为中心,就应该力求“既见森林,又见树木”,真正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学习。
微视角之二一张课程表:美国小学生课业负担的真实状况
在塞勒姆州立大学附属哈瑞斯曼实验学校(Horace Mann Laboratory School)的教室里,我发现了一张2017~2018学年的学生课程表,具体内容见表1。

中、美两国的学校都是一周上5天课,都有班主任,都是分科教学。通过观察,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初步的比较(这里国内的课程以笔者所在的安徽省课程计划为例)。
其一,课堂学习时间:两国学生每周相差5小时。
美国小学生每天6节课,没有课间休息,长短课结合,在校时间合计1850分钟,减去学生换教室等时间,大约每周在校上课的时间为1700分钟。
我国的多数学校每天也是6节课,但课间均有10分钟的休息,多数学校每天都会有一个时长30~40分钟大课间,每周实际上课时间大约为1400分钟。
也就是说,从这一张课程表可以看出,与我国大多数小学生相比,美国这所学校的小学生实际上每周要在课堂上多学习300分钟(5个小时)。
其二,学科教学安排:美国学校更重视母语、数学和科学的学习。
美国的小学共开设英语、数学、西班牙语、音乐、体育、美术、科学、社会、晨会等9门课,此外还有乐器、乐团/管弦乐队/合唱等活动类课程。对比国内同质性课程,我整理出了如下表格

结合上表不难看出,虽然我国的小学五年级一般也会开设9门课左右,但综合比较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

(1)美国学校母语课的学习,一周总时长比我们多出将近100分钟;而外语课的学习,一周总时长比我们少25分钟。
由此可以看出,美国学校比我们更加重视母语学习。 
(2)数学学科,美国学校一周学习总时长比我们多出90分钟,可以看出,美国学校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不重视数学学习。
(3)音乐、美术学科两国学校差别不大,但我们体育学科的一周学习总时长是美国学校的两倍还多。
那么为什么无论是对体育的兴趣、锻炼的习惯、体育的技能,还是学生的身体素质,我们的学生反而明显不如美国小学生呢?这值得我们认真反思和研究我们的体育教学。
(4)科学与社会学科,美国学校一周的学习总时长也是我们的两倍还多,这个数据更值得我们关注。
(5)谁说美国学校不重视班集体建设?看看美国学校的晨会课,每天有30分钟作为班主任教育时间,这应该比我们大多数学校安排的晨会时间都要多吧!
综上所述,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判断,那就是美国小学生的学业并不比我们的孩子们轻松,尤其是在校学习期间。而且,美国的基础教育更加重视母语、数学、科学等核心课程的学习。

微视角之三一节数学课:如何评价教学的“成功”或者“失败”?

在Horace Mann Laboratory School,我观察了一节数学课,课堂教学过程非常真实,呈现了美国公立小学日常的教学状况。

以我们日常习以为常的教学标准评价,这节课毫无疑问是糟糕的、失败的。
首先,教学目标不明确。
从教学过程来看,教师似乎始终是让学生自己在体会、探索,并没有引导学生反思、提升和总结,所以对教学目标的达成度也就无从谈起。
其次,教学内容太过简单,并且学生出现的错误很多。
对于三年级的学生来说,完成1000以内的加法自不必说,教学中的乘法和除法知识也实在太过简单,就这样还有许多学生根本没有完成,或是得出错误的结果,但教师也没有纠正、反馈。
再次,教学手段单一、方法简单。
教师既没有精心设计的教学流程(整节课只有讲授和分组讨论两个环节),也没有精彩绚丽的多媒体,只有黑板、作业纸、卡片、小方块等这些常见的教学具。
另外,教学过程中教师组织教学、强调规则、维持纪律所花时间太多,全课使用响铃提醒学生安静下来的次数多达十几次。其中个别学生因为始终无法认真听课,还被罚到教室的一个角落里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隔离”。
这些都足以说明,本节课是极不“成功”的!
但是,这节课有几个细节令我印象深刻。
一是从开始到结束,教室里的师生对话、生生交流的声音都是小分贝的,教师没有“兴奋”而高亢的表达,没有表演式的讲解和高声训斥,即便是对最不听话的那个孩子,教师也只是小声地提醒和警告。
学生也没有大声的对话,大家都是用只让身边人听见的声音对话,每个人都能够认真倾听别人的表达。
二是教师让全班学生安静的方法,是一个带有回音的金属小响铃,音量不大但悠扬,对学生提示作用明显。
三是学生在教室里身体是自由而舒适的,或坐地上、或趴在桌子上、或跪在椅子上等,只要学生能够认真倾听和专注学习,教师从不加干涉,从学生的神态来看,他们感觉很舒服、很安全。
四是全班一共只有22个孩子,竟然还有一位个别教育支援教师,从头至尾在关照、提醒、辅导着那些需要帮助的少数孩子,支援主课教师完成教学。
不过,即使加上这几处印象深刻的细节,似乎依然不能改变我对这节课的总体评价。
但是,出于之前对美国学校课堂教学的了解,我不停地在怀疑这样的判断,为什么这节课是这样的呢?这真是一节失败的课吗?似乎这又是一节真实有缺憾、过程很丰富、结果不完美的好课。
仔细品味全课的教学过程,我发现中美教师对课堂教学的理解和价值判断,存在着非常明确的差异,其核心就是,以“儿童为中心”还是“学科为中心”?
从教学内容的安排,到教学方式的选择,其实可以很深刻地感受到“学科”在美国教师心目中绝不是主体地位。
虽然我们目前也越来越强调学生的经历与体验、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学科依然是我们教学的中心。通俗地说,一节课不管怎样,首要是完成学科的教学目标,否则其他的目标达成就将无从谈起。
而美国的教师显得不太把教材当回事,他们更多的是依据州制定的课程标准,参考学区确定的教材,自己设定学科教学的内容和进度。
在日常教学中,美国教师更关心“儿童”是不是在一个安全的、自由的环境中学习,是不是每一个儿童都可以获得成长,是不是可以形成遵守规则、相互尊重、平等交往这些学科之外的价值观。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知识教学没有完成、分组学习没能总结反馈、当堂没有充分练习与巩固,这些我们认为是非常重要和前提的要求,在他们看来似乎并不重要。
当然,这两种理念其实并不能以简单的“好”或“坏”来做区分以及对立,毕竟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历史背景和现实需求,可能彼此之间更应该相互借鉴、取长补短。


微视角之四另一张课程表:美国中小学教师工作并不轻松
在大多数人的想象中,美国中小学教师的工作都是轻松惬意的。
然而,当我考察完美国的十余所中小学之后,忽然发现之前所有的判断都是错的,美国中小学教师的工作时间长、节奏快、压力大,工作状况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
还是从一张普通学校的普通课程表来看吧!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Horace Mann Laboratory School(塞勒姆州立大学附属哈瑞斯曼实验学校)的教室里,我发现了一张Tobin老师2017~2018学年的教师课程表,如下:


从这张课程表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中小学教师的工作状况具有如下特点。
其一,周课时量多。从课程表可以看出,Tobin老师负责五年级三个班级的英语课教学,课时合计1220分钟。
如果换算成40分钟一节课的话,那么Tobin老师的周课时量将达到30.5节,如果与国内的中小学教师作比较,估计很少有学校教师会有如此大的周课时教学任务。
其二,教研时间少。从课程表可以看出,Tobin老师每周备课时间合计280分钟。
如果把自主备课和合作备课都视作教学研究活动的话,其总时长显然比我国大多数学校教师的备课、教研时间要少。
由此可以想见,美国中小学教师用于专业发展的进修、培训、教研时间,势必会大量占用日常工作以外的时间,这也给工作本就不轻松的教师们增加了更多的负担、更大的压力。

其三,工作节奏快。通过课程表可以看出,Tobin老师从早晨7:40进入学校后,一直到学生14:10放学,除了30分钟的午餐时间可以喘口气外,整个工作时间内只有午餐前的5分钟被标作休息时间,我想这个时间可能就是教师用来去洗手间了吧。
当然,由于匆忙,我还没有问及午餐是如何安排的,如果也像我们这样需要教师带着学生一起用餐的话,那么教师这一整天工作中的休息时间,似乎真的就只有那可怜的5分钟了,这样的工作节奏与我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我曾经听一位在美国学校工作过的同事说,美国教师喜欢用非常大的杯子装水,女教师一般不会穿高跟鞋,现在看来都是因为工作节奏快,要应对每天高密度的工作。
其四,工作时间长。在如此快节奏、高密度的六个半小时(7:40~14:10)工作之后,美国教师大多还会留在自己的教室里为第二天的课程做准备,一般要到16:00左右才会离开学校。这样算起来,这所学校教师每天的工作时间也会长达8小时。
其五,教学压力大。根据我此行观课的情况来看,美国中小学教师在课堂教学中由于非常尊重学生的个性,所以在通行的混合式教学中,教师的教学设计能力、组织能力等都受到极大的挑战。
而且,由于《不让一个儿童落伍》法案的颁布实施,以及《共同核心标准》的实施,导致统一考试在全美许多州的基础教育中已成为既定事实,这也给所有教师带来了非常大的教学压力。
综合来看,中美两国中小学教师的工作都不轻松。比较两国教师的工作内容来看,美国教师虽然工作时间长、节奏快、压力大,但工作内容多围绕教育教学这个核心展开。
加之美国的学校、教育部门和社区又能够给予教师许多的支持,如针对特殊学生的个别教育计划、教学资源的充分保障、社区与家长的充分理解与支持等,使得大多数美国教师可以在极少干扰下开展教育教学工作,教师的专业性也能够得到充分尊重。
因此,虽然教师表面上看也许辛苦,但实质上其内心应该是充实的、专注的。



微视角之五一面国旗: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
有人说,美国没有品德课;也有人说,美国的德育没有说教;还听到有人说,美国根本就不重视德育……这是真的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经过两周的参观访问,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美国学校里的爱国主义教育无处不在!
无论我们走进任何一所学校的任何一间教室,都发现教室中最为醒目的一定是悬挂着的国旗。许多学校学生每天上课前的第一件事就是面向国旗宣誓,还有许多学校的学生要右手抚左胸,高唱美国的国歌。
在我们参访南卡罗来纳州Johnakin Middle School(约斯金中学)时,恰逢学生们正在录制第二天的校园电视台节目,第一个内容就是诵读学校价值观,然后面向国旗宣誓,最后才开始节目的录制。
在Carolina Forest High School(卡罗来纳森林高中)访问时,我还观察了一节很有意思的课,该校一位同学介绍说是“军训课”。
所谓“军训课”,实际上就是“军事课”,是由美国国防部拨款资助的四年制课程,一般学生人数和校方能力到达一定规模和程度的公立学校,都可以由军方拨款资助开设这样的课,其主要功能是给高中生传授军队知识和军队精神。
事实上,这样的课程也可以称作是美国军队的“初级后备役军官训练营”。
不仅如此,在美国大街小巷的商店、工厂、家庭,无不悬挂着国旗,即使远在乡村居住或者散落的一两户人家的房前,旗杆和国旗也一定都是“标配”。这也许就是美国教室中爱国主义教育的结果,令人深思!
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目前我国中小学的爱国主义教育,笔者以为,必须高度重视,并且要从内容、形式和途径上不断创新对中小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
一是要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开展好爱国主义教育;二是要进一步结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发适合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课程资源;三是要激发广大中小学教师的爱国热情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积极性,科学有效地开展好中小学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微视角之六两所特殊的学校:理解教育公平
参访期间,我们还来到了一所非常特别的学校,全称叫做Scholars Academy,权且翻译为学者学院。经校长Norman McQueen介绍,方才得知这所学院是由当地的霍里县学区与南卡罗来纳州海岸大学联合成立的。
学院在学区范围内遴选优秀的教师组成教学团队,许多教师都可以胜任AP课程(大学预修课程)教学。
然后在全学区范围内遴选3%的优秀学生(每年大约50人),进入到学者学院学习,他们的学籍仍保留在原来的学校,高中四年期间仍然可以参加学籍所在学校的教学活动。
学者学院选择学生的标准也非常高,除了核心课程的成绩优秀之外,还要特别考查学生的实践能力、研究水平和创新意识等考查。
在这里的学生除原来的高中课程之外,还要学习许多大学预修课程,包括英语、数学、物理、经济学等课程内容。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美国大学一、二年级通识教育中才学习的高级课程。
经校长介绍,学者学院的学生在毕业时,基本上可以获得70个左右的大学课程学分,这样也可以为他们在今后的大学学习中腾出更多时间,用来做自己更感兴趣的课程学习和研究。
学院里的Eric同学告诉我,他和他的同学基本上都是以美国最好的那几所大学作为自己的学习目标。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学者学院其实就是美国精英教育的典型代表。
当天,我们还去了另一所特别的高中,这是一所获得美国2017“蓝带学校”荣誉的学校。在美国基础教育中,能够获得“蓝带学校”荣誉的,并不一定是教育质量最高的学校,而是学校在领导、课程、教学、学生成就和家长参与等方面具有杰出表现而接受表扬的卓越学校。
这所高中学生并不太多,只招收家中父母均未上过大学的学生,目的是为了让这些家境困难的孩子可以有更多机会进入大学学习。
据校长介绍,这所学校的学生经过四年的高中学习后,至少可以获得大专学历,还有许多孩子可以进入大学本科学习。这样的学校、这样的校长,以及所有这些事实背后的教育政策,都十分令人钦佩。
由此,我不由想到了基础教育发展中的两个关键词,一是公平,二是质量。
我国在义务教育发展中,常用“优质”和“均衡”来描述愿景和工作目标。然而,“公平”和“均衡”这两个词的意思却不尽相同,这种差别也体现在两国基础教育发展中的政策与现实状况。
在上述两所学校参访期间,我不停地问校长、教师以及学生一个相同的问题:这样的学校对其他学生是否公平呢?他们都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我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来理解,那就是从国家和个人的层面来看,美国是把教育当作国家战略,与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给最优秀的学生更多的教育资源,意味着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可以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个人而言,给不同的学生以不同的、适合的教育资源,更符合他们所理解的“公平”。


所有来自于unknown的文章

更多 unknown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