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清理同性恋内容引众怒 《人民日报》都发声了

微博清理同性恋内容引众怒 《人民日报》都发声了
Apr 17 08:40 2018 侨报网 打印此篇文章
侨报网综合讯】北京时间13日,新浪微博称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清理行动。被清理的对象包括“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包含腐、基、耽美、本子的内容”。

14日凌晨,定位为“中国首个公益性质同志资讯微博”的@同志之声表示“因不可抗力将无限期暂停工作”。@同志之声在新浪微博拥有23万粉丝。

这个决定,引起了中国网民尤其是同性恋群体的强烈不满。舆论一度沸腾。

一时间,微博上#我是同性恋#话题达到了5.4亿阅读量、53.3万讨论量,吸引了2.8万粉丝持续关注。

同性恋者本人及身边的亲友支持者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话语力量,与微博强制关停相关内容对抗。

微博截图

也有演艺界人士站出来给予同性恋者支持和帮助。

微博截图

@以陌叔叔放出在成都太古里策划拍摄的街头拥抱实验,视频中,戴着眼罩身穿“彩虹”图案T恤的男生女生站在街头寻求鼓励,许多人给予尊重及鼓励的拥抱。

微博截图

15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及时为喧哗的舆论降温。

文章称,对不同性倾向的尊重与保护,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社会的文明程度……性倾向,在本质上是一种个人权利,只要不妨碍他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同性恋者在性倾向上是少数群体,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从情感上,各人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可以不同;但是从理智上,尊重他人的性倾向却应该是共识。

另一方面,性倾向本身,也不应该成为少数人哗众取宠的内容。如果在网络平台以各种方式博出位、博眼球,把性倾向当成了一个“卖点”,就会变成一种低俗、媚俗的表演。类似的低俗内容多了,也难免让人尤其是未成年人认为这是一种风尚,从而出现盲目追随的情况。总之,同性恋者也是正常的公民,在主张权利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还提到在处理问题时,“不能因急而生错,眉毛胡子一把抓”,否则“难免会引来舆论的焦虑”。

在《人民日报》发声之后,中国歌手尚雯婕转发文章。一条热门评论说,“同性恋是心里变态有心理疾病的,违背了阴阳,违背了哲学的正反,都是错误的。”这一套所谓分析,被尚雯婕强力回怼“滚”。

微博截图

16日,新浪微博发公告称,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而主要是清理涉黄,暴力血腥题材内容。感谢大家的讨论和建议。

有评论称,新浪微博进行本次内容调整,很明显是因为自己感受到的政策压力。其实,在《人民日报》发出新的声音之后,微博可能感受到了本身对政策的理解有些偏差。

分析指出,促使新浪微博做出此番清理同性恋题材内容行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首先是,新闻客户端以及其他资讯类产品,最近被查处力度明显加大。今日头条被迫永久关停内涵段子App,主程序在应用商店下架三周,火山小视频下架一周。如此严厉的处罚是近几年来少见的,因此其他平台必然唇亡齿寒,要开展比官方规定更严格的自查自纠行动。

其次是,在新浪微博存在非常多的同性恋题材内容。这是新浪微博传统上的其中一个强势项目。在过去一年整治力度明显加大之前,人们可以在新浪微博看到关于同性恋的多种内容,一部分是现实当中的同性恋群体生活、交友以及维护自身权益,如本次被停止更新的@同志之声 。另一部分则是同性恋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如本次点名的“包含腐、基、耽美、本子的内容”。它们和Cosplay、同人作品共同构成微博上二次元群体的聚集。

当包括耽美、基、腐题材在内的同性恋内容,成为微博相对于其他UGC平台比较突出的一个特点的时候,将这个特点重点拎出来说也就不足为奇。不过,即使同性恋内容在微博中出现,相对于在其他平台可能更显著,也只不过是包罗万象的新浪微博内容的其中一小部分。

那么,为什么对同性恋内容加以整顿,会引发一波比较大的反对声浪呢?相对而言,在同一个整治行动当中的其他内容,并没有获得和同性恋内容同样力度的讨论。

众多研究显示,同性恋群体在社会当中并非珍稀品种,而是相当普遍。其占全体人口的比率有1-2%、3-5%、4-6%多种说法。但不管有多少种猜测,在比率乘上近14亿人口之后,这个群体总数就会变成数千万的天文数字。

2016年5月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性少数群体仅有5%愿意完全公开“出柜”。在已婚的性少数者中,有13.2%选择缔结“形婚”,还有84.1%服从于社会压力,最终仍与异性恋配偶结婚。由此制造的“同妻/同夫”群体造成了进一步的社会问题。

《中国性科学》杂志2017年2月刊文称,由于“非正统”的性倾向而遭受的歧视,以及压抑的社会环境,相比于异性恋群体,同性恋群体出现心理问题的比例更大,29.88%的性少数人群有抑郁倾向。性少数青少年和成人的抑郁高风险比例分别是全国样本比例的3倍和4倍。同时,他们又不擅长或者不敢求助,仅有7.02%接受过心理服务。

经过世界各国的科学研究、社会调查,同性恋是人类多种正常的性取向其中之一,同性恋者能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在中国,同性恋在法律层面已经不是病,更不是犯罪。

早在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中国对同性恋的非病化,源自2001年《中国精神疾病障碍与诊断标准第3版》将同性恋和双性恋从精神疾病当中删除。2014年,在一起企图“矫正”同性恋者的争议案件中,海淀法院在判决书中表明“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不需要被治疗”。

至于非罪化的标志性事件,则主要是1997年刑法修订之后“流氓罪”被拆分废除。虽然该罪并非专为同性恋而设立,但是在70到80年代的实际法律操作中,却常常被用来针对双方自愿,没有强迫的男同性恋者定罪,是一种不得人心的“口袋罪”。

中国古代并没有专门针对同性恋者的污名化传统,近代中国在引入西方法律体系,来制定中国自己的法律制度同时,也引入了针对同性恋的一些歧视性罪名,尽管这些罪名与西方国家的宗教背景密切相关。此后经历的一段全社会整齐划一、消灭个性的时代,让同性恋被视为“离经叛道”,是当今一部分“恐同”者的思想起源。

在中国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教材对同性恋的解释中,也提到,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长相、肤色、身高、体重、性格、民族、国籍都不相同,性倾向只是不同的一个方面。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侨报网的文章

更多 侨报网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