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国︱一篇文章了解叙利亚问题的前世今生!

罪恶之国︱一篇文章了解叙利亚问题的前世今生!
Apr 15 09:09 2018 华人在纽约 打印此篇文章
导读:不出意外,今天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展开了军事行动,美国防部称对三个与化武有关的设施实施了精准打击。这几年和叙利亚有关的悲惨新闻很多,印象比较深的有偷渡难民儿童在海滩的尸体和因化武死亡的儿童尸体。



还有ISIS的大本营、库尔德女战士之类的新闻一直吸引着媒体的眼球,叙利亚问题过于复杂,对于大多数吃瓜群众来说,并不清楚到具体什么回事,今天推荐这篇文章来了解下叙利亚的问题。


来源:二大爷art(ID:erdaye_art)
经授权发布(文章略有删减)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如果要说居然还有上不了谷歌、维基百科、油管、脸书和亚马逊等一些国际知名网站的国家,你别急着自嘲——我说的是中东小国叙利亚。这个国家还有很多堪与上邦大国比肩的法律,比如你在网上发言需要实名制。



阿拉伯国家因为伊斯兰教导致的全方位的落后,集各种反人类文明之大成,一直都是各种极端势力的温床。在政治形态上,至今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更不要说民.主国家。


事实上叙利亚作为独立国家的历史并不长,近代一直是法国的殖民地,从1944年独立以来,中间还有一段时间和埃及合并。老阿萨德是“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一员,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萨达姆同学也曾是这个党的党员。这个党的宗旨就是要统一阿拉伯,再造星月神话。但它除了产生一堆暴君之外,并没有什么神话。


自从1970年老巴沙尔发动军事政变上台以来,这个世界最古老文明发源地之一,曾经经历过腓尼基、赫梯、亚述、古巴比伦等璀璨文明的国家,就一直在巴沙尔家族的控制之下。这个家族属于叙利亚境内西北部少数教派“阿拉维派”,整个教派人口只占总人口的6%。在依靠教派、部族势力划分话语权的中东政治传统中,这种小部族的统治是相当脆弱的。


所以老阿萨德表面上实行世俗主义统治,但在国内长期实行紧急状态法,取消民众基本的政治权利,靠杀人来立威的暴君作风一以贯之。1982年,为了消灭聚集在哈马的反对阿萨德家族统治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老阿萨德动用飞机和坦克,团团围住哈马,不顾大量平民仍在城中的情况,展开包括使用氰化氢毒气攻击等手段在内的大屠杀,导致近四万平民丧命,10万人被逐出家园。


使用毒气攻击包括平民在内的目标,看来一直都是这个家族的传统。或者说是中东独裁者们的传统——萨达姆就用毒气对库尔德人进行过清洗。但这并不是哈马这个城市悲剧的终结。

叙利亚阿勒颇市附近地区动物尸体躺满地,这被怀疑是叙政府军使用生化武器的罪证。摄影:宿亮(新华社)


2000年,掌权30年的老阿萨德临死之际,因为原定的继承人大儿子出车祸身亡,在英国念书,本来是一名眼科医生的二儿子巴沙尔被急召回国继位。那一年他才有34岁。但是叙利亚的宪法规定继任总统必须年满40岁——这当然更难不倒阿拉伯人民,马上就修宪,把继任年龄正好降到34岁。


当时西方对巴沙尔曾经抱有很高的期望,你看,好歹也是西方教育产品,长期在英国浸淫,总不至于跟卡扎菲那种养狮子住帐篷,靠炸飞机为乐的暴徒一样吧?


事实证明,是体制决定了人性,而不是人性决定了体制。天降伟人金将军不也是瑞士长大的吗。2007年,巴沙尔在全民公投中以99%得票率,成功连任, 2014年,巴沙尔再次高票连任,开始第三个任期……只要不死,这种自娱自乐的游戏他们可以玩一辈子。


但在这个医生的治下,叙利亚政治经济发展的全面停滞并没有得到改善,政府腐败无以复加,经济面临崩溃,失业率高企,加上不同教派的裂痕,零星的反抗始终不绝于途。


2011年,黑天鹅事件终于发生。在“阿拉伯之春”的强力旋风中,达拉市15名少年受到鼓舞,在社区的墙上留下“人民希望政权倒台”的涂鸦,随后被悉数逮捕,他们的母亲甚至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强奸。随后一个学生因为不愿意参加政府组织的表忠心集会,被军警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枪杀。这就更加激怒了民众。

事件一曝光,迅速引爆叙利亚,全国展开游行和抗议,呼吁严惩腐败,要求民主!


面对全国上下的抗议活动,总统巴沙尔却下令出动坦克大炮,武力镇压。甚至公然突破红线,动用生化武器,一次就杀死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2000多名平民!举世哗然!





美国要求巴沙尔立即下台。中东24国,土耳其,阿联酋,卡塔尔,埃及,约旦等等……全部与叙利亚断交。阿盟立即驱逐叙利亚!




战争到最后,伤痛是儿童。2012年,一位叙利亚中学生,因为拒绝参加政府组织的支持巴沙尔的游行活动,而被政府军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开枪射杀!



此举再次引爆叙利亚全国性大规模抗议游行!20000叙利亚民众为该少年送葬,并高呼烈士……


为了声援勇敢的少年们,抗议浪潮席卷叙利亚全国,诉求无非是民主改革,释放政治犯,更多的自由,废除紧急状态法,终结贪腐……但巴沙尔回应的方式和老爸一样,军队毫不留情的在各个城市进行大规模的镇压,使用了坦克、步兵战斗车和炮兵,至当年7月底,约有1,600名平民和500名拒绝执行命令的士兵被杀害,13,000人遭逮捕……上文提到过的悲剧城市哈马再次成为反抗中心,也不出意料的再次被政府军用坦克围城的方式血洗,哀鸿遍野。


2011年7月,以空军上校里亚德•阿萨德7名叙利亚军官正式反叛,成立叙利亚自由军,正式拉开了叙利亚内战的序幕。当年11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委员会根据调查,认定巴沙尔对人民的残酷镇压“已构成危害人类罪”。在国际社会一致的的封杀浪潮中,不得民心的阿萨德家族政权丢盔弃甲,四面楚歌,本来倒台指日可待,怎么又会苟延残喘至今,中间还闹出伊斯兰国这些幺蛾子呢?


这就跟俄罗斯,伊朗这两个人类文明的毒瘤扯上关系了。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唯一的军事盟友,俄国人大量的价高质糙的武器,就是卖给了阿萨德。在叙利亚两个空军、海军基地也是俄国人为数不多的海外秀场,是普京秀肌肉、显示俄国在中东存在感的着力点。普京在入侵格鲁吉亚、乌克兰被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唾弃、制裁之后,铁了心要对抗到底,在叙利亚的所作所为有很大负气而为的意思——因为从现实的利益考虑,其实支持阿萨德对俄国泥潭之中的经济是极其沉重的负担,叙利亚也不是中东的主要产油国,能够给予俄国人的回馈其实也非常有限。你西方不是制裁我吗,我让你们在叙利亚也不痛快——这种地缘政治民族主义根植于北极熊治国传统,这就是普特勒的思路。





伊朗也是这种思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西方人反对的,我就要支持。阿萨德政权兵员其实早就枯竭,武器上全靠俄国,人员上全靠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雇佣军。


不管怎样,好歹俄国和伊朗都还有现实的地缘利益在叙利亚,加上独夫之间的惺惺相惜,支持还算想得通,有些跟叙利亚毫无瓜葛的国家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铁了心支持叙利亚,就是匪夷所思了。


2011年11月联合国大会133个国家投票赞成制裁叙利亚,俄罗斯、朝鲜和古巴、China等11个国家投票反对……


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么多一丘之貉的支持,本来已经日薄西山的阿萨德政权又起死回生,叙利亚内战在旷日持久的拉锯之中,中东原教旨恐怖势力ISIS,以及不同教派的武装趁虚而入,互相厮杀,给叙利亚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这也是叙利亚难民潮的由来。


烂泥扶不上墙阿萨德政权缓过劲来之后,故态重萌,又干起了老阿萨德毒气屠戮的老勾当,2013年8月,阿萨德政权用含有沙林毒气的火箭弹对大马士革抵抗者进行袭击,造成至少213人死亡,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2017年4月,又在伊德利卜省进行毒气攻击,100多名平民再次遭殃……最近的就是2018年4月8日在叙利亚反抗军顽强坚守杜马镇,阿萨德又一次使用沙林毒气,目前死亡人数已经超时150人,包括大量儿童……


众所周知,化学毒气是国际战争公约严禁使用的,不要说对平民,就是对军人也不能使用。阿萨德政权数十年如一日,屡屡使用毒气攻击对手和平民,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人类文明底线,丧心病狂,无以复加。这也是川普为首的西方再也无法容忍的原因。


随着美帝声称将对阿萨德政权实施直接军事打击的当天,俄罗斯股市史无前例的暴跌11%。巴沙尔闻讯已经逃亡俄军事基地寻求保护。谁是纸老虎,一看便知。


美帝宣布参战后,这场战争恐怕就已经临近结束。恶贯满盈的阿萨德政权的倒台,已经指日可待。俄国人帮不了他,俄国人的小弟连投反对票的勇气都没有,只有弃权。流氓不打,是不会相信眼泪的。


我要诚恳的对叙利亚人民说,对不起,那些支持阿萨德政权的票,只能代表普特勒和他的小弟;我还要衷心的世界上正义国家说说,谢谢你们。看着流氓一个一个的服软,我发自内心的高兴。世界赖有美利坚,不使独夫度流年。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华人在纽约的文章

更多 华人在纽约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