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卖身记:成业夫妻档,败也夫妻档

当当卖身记:成业夫妻档,败也夫妻档
Mar 13 07:00 2018 母婴行业观察 打印此篇文章


亚马逊的贝佐斯刚以1050亿美元的身价,登上全球首富的宝座,当当网则要以10亿美元卖身,令人唏嘘!

想当年,当当网是中国最早的电商企业之一,跟马云的阿里巴巴同年创办,创业初期一骑绝尘,被称为“中国版亚马逊”,受到国际各个投资公司的青睐。



亚马逊、百度、腾讯三家公司为当当网伸出过橄榄枝,却都被一一拒绝。

如今,中国电商企业几乎是阿里和腾讯两家独大,当当网已经排在了末尾,甚至消费者已经忘记了这个网站。

从曾经的大佬,到如今的卖身,当当网的辉煌已经变成了过去。



去年15亿美元收购被拒绝

今年只能10亿美元卖身

3月9日晚间,停牌近两个月的天海投资披露重大资产重组细节:标的资产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股权。



天海投资在公告中写道,当当的实际控制人为李国庆及妻子俞渝,具体方案目前还在沟通、协商和论证中,重组方案以及交易价格都还没有最终确定,双方也还没有签署正式的重组协议,不过强调交易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权不会发生变更。

“海航的目的是收购当当,之前双方谈了一年的时间,中间一度搁置是因为李国庆夫妇意见不统一,李国庆想让当当独立上市,但是俞渝想卖掉。目前取得实质进展,表明李国庆夫妇已经统一意见,这毕竟是大势所趋,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很快就有具体结果。 ”知情人士透露。

去年10月底,曾有媒体报道称,海航集团正在洽谈收购当当九成以上股权,估价是12亿到15亿美元之间。不过,当时李国庆回应称,该消息不属实。



然而经过短短5个月后,海航给当当的最高值只有10亿美元。

一位接近当当的人士表示:“控制权不发生变更,那就不是当当借壳上市而是卖身,核心原因可能是李国庆夫妇感觉累了,想通了。”



夫妻档创业成美谈

打造中国版“亚马逊”

1964年国庆节,李国庆出生在北京,于是父母就给他起名“国庆”。出生优渥再加上干劲十足,李国庆曾担任学生会副主席,是北大的风云人物。

大二那年,策划要写一部专著,叫做《中国社会改造之我见》,没曾想竟受到了系主任和台湾社会学泰斗的肯定,令他精神大振,于是他就编译了一套书,首印达到了90万册,赚的钱可以买两辆大奔。



毕业后,工作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四年中,发表了500多万字专著论文。

按理说,这就是一位专家的好苗子,不管是当文学专家,还是国家的智囊专家,都绰绰有余,不过,李国庆对出版更感兴趣。

1993年的时候就拉上了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和农业部创办了“科文”,专门做出版的生意。

1996年,李国庆在美国认识俞渝,两个人一见钟情,从此李国庆的人生发生了改变。



俞渝是一个奇女子,和李国庆相识不足3个月,就与他闪婚了。随后,俞渝快速处理完在手头工作,就马上飞回国内帮助丈夫。

李国庆做的是图书出版行业,而俞渝在美国使用过亚马逊网上购书,两个人一合计,这种便捷的互联网消费,将会成为未来的主流。于是,在1999年,当当网跟马云的阿里巴巴一起面世。



李国庆担任CEO,俞渝出任董事长,一个主管内部战略,一个负责对外事宜,两个人共同占有当当网近半股份。

当当网以低价格、标准化的图书商品为切入点,再到卖美妆、家居、母婴、服装和数码等各品类百货,借助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交易模式,2005年当当网实现全年销售4.4亿,而当年的京东商城销售额不过是3000万元,当年淘宝第一,当当第二,京东还是个小弟弟。



错失3次良机

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弃儿

当当网有着“中国版亚马逊”之称,在京东没起来之前,是中国响当当的互联网公司,受到美国老虎基金、美国IDG集团、卢森堡剑桥集团、亚洲创业投资基金等多家投资公司的青睐与投资。

而且当当网还有过三次投靠巨头的机会,但都被李国庆夫妇拒绝了,因为他们不想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

最早的一次是2004年,当年1月,亚马逊提出用1.5亿-2亿美元收购当当70%到90%的股份,并表示价格在1亿美元到10亿美元之间都可以谈,只有一个必须绝对控股的要求。不过,经过多次沟通后李国庆夫妇没同意。



李国庆后来回忆称:“2004年我们的销售才1亿元,亚马逊要收购我们,说我们值1.5亿到2亿美金。当时我们两口子在当当占有50%的股份,卖了就能套现5亿人民币。俞渝兴奋地在厨房里来回走,我们很纠结。后来我决定不卖,想着再做三四年以三四亿美金再卖给亚马逊。”

6年后,当当以中国B2C第一股的桂冠登陆美国时,李国庆很庆幸当初没有选择卖身,因为当天当当股价从13.91美元翻番到29.91美元,市值高达23亿美元,夫妻两人的事业达到顶峰。

第二次是被百度瞧上。2013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带着百度高管到当当谈合作,不过与亚马逊一样,李国庆与北大师弟李彦宏还是没有谈妥,核心点依然在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上。



2014年腾讯曾提出要入股当当,腾讯要求占股33%,把好乐买给他们管理,但他没同意,只愿意给25%,也不愿接好乐买。另外,他坚持要求腾讯把两年里给免费流量的事写到合同里。谈判的人回到腾讯后,说李国庆夫妇没有雄心壮志,最终不了了之。

与当当没谈拢后,腾讯找到了京东。没过多久,腾讯宣布用2.14亿美元入股京东,占京东上市前在外流通普通股的15%,并送上拍拍网和易迅网两份“嫁妆”,成为当年互联网界的一件大事。如今京东已成为一家市值高达650亿美元的公司。


如果当时李国庆夫妇选择了接受,恐怕今天电商的市场格局要被改写。



“资本唯利是图,当你不是第一大股东的时候,你凭什么能控制这个企业,当你需要融资的时候,你敢不低头吗?我要躲着点资本。”李国庆曾这样表示。

一手创办当当的李国庆夫妇,过去一直不愿意引入资本害怕丧失对公司的掌控权,如今在公司今非昔比时愿意卖,知情人士透露,原因有多种,最重要的是大势所趋。毕竟,眼下可供当当选择的标的并不多,当前电商以及新零售的格局已经很稳定,是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大巨头的天下。



成也夫妻档,败也夫妻档

李国庆曾经回忆当当刚成立的时候,太太俞渝告诉他一句话:“当当要做先驱,但绝不能做先烈。”

没想到,先驱也做了,先烈也做了!

在海航发布公告前3天,李国庆发布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



“当当掉队最大的原因是李国庆和俞渝分权导致的,两人在一些重大决策上,容易出现分歧,造成内耗。”有人这样说。

当当私有化后,李国庆曾反思称,夫妻创业苦不堪言,首先是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更大的是会对生活造成损伤。

“我们弄了一堆规则,回到卧室不谈工作,结果没说完,又回到厨房重新谈。谈得激烈的时候又回卧室睡觉,我倒头就睡,她半夜三更还在翻来覆去。有时候,我一翻身,她以为我醒了,又和我谈。”李国庆说,两人都很强,有时候在总裁办开会的时候,俞渝反对,他就拍桌子。



为了做成一件事,李国庆会花上足够多的时间说服俞渝,或者反之,如果两人意见统一不了,就再推迟三个月。过去李国庆想引入服装品类时,俞渝就不赞成,因为会造成亏损,影响财务表现。后来采取折中方法,第一年把亏损控制在1000万以内做,俞渝才同意。

一位离职的当当中层员工直言:“每一个公司都有创始人的特征,每个创始人都有年代的思维模式,李国庆和俞渝是60后,在战略制定上有一定滞后。内部一有创新的想法,就要通过层层讨论,考虑多长时间能盈利,如果失败了怎么办,最后就拖没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卡在管理层意见不统一。”

他举例,曾经有段时间,当当开始砍掉赔钱的自营品类让给商家做服装,正好赶着易迅在北京跟当当争库房。



按他的说法,当时李国庆的计划是,“易迅要跟京东竞争了吗?太好了,快点让易迅把库房拿走,不许争。我有过三个季度,每季度赔一亿美元(约合6.49亿元人民币),很吓人。易迅有钱,让它玩去吧。这是竞争时代,要差异化,头脑要清醒,做生意永远要做利润。”

然而,李国庆硬生生的给自己培养了一位强劲的对手。

俞渝的严谨保守和李国庆的随性肆意,两个人完全的默契和平等,让当当熬过了漫长的岁月,也在新的变化前心力交瘁。不论是李国庆还是俞渝,都不止一次在公众面前表露,如果再来一次,再也不要和爱人一起创业。

成也夫妻档,败也夫妻档!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母婴行业观察的文章

更多 母婴行业观察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