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美国大学的”聪明药“真的可以让人变聪明吗?

风靡美国大学的”聪明药“真的可以让人变聪明吗?
Mar 13 06:59 2018 佳木斯禁毒 打印此篇文章
近几年来,美国高校甚至是常青藤盟校里悄悄盛行起了一种“聪明药”,号称是考试的最强外挂,有了它,学生们的学习效率简直翻天。



打游戏?不去! 逛街?不去! 吃饭?不去!

吃了药以后,脑海里只存在一句话: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许多学生靠着这种“聪明药”拿下了好成绩,于是 “聪明药=好成绩” 的传说在高校里默默流传了起来。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老师和学生都认为,靠着吃“聪明药”拿下的优秀成绩应该视为作弊。

在Steven & Alexandra Cohen Children’s Medical Center of New York的匿名调查中发现,616位接受调查的藤校学生中,约有69%的学生承认自己曾经至少服用过一次“聪明药”来赶论文,66%的人曾服用它来应对考试,还有27%的人说只要是遇到考试就会吃它。



可见这种小药丸在学校里早就不是秘密。

学校对于这种“聪明药”的抵制态度非常坚决,但学生们却不以为然。据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分析,仅在2012年期间,平均就每天有983条推特提到使用“聪明药”,到4月和12月期末季的时候,关于“聪明药”的推特数量会上升到近3000条。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将它当做学习法宝,许多人还在网上写下了自己服用“聪明药”以后的感觉:

On days I take it, I feel alert, awake, and interested. I want to get off my ass and do things. I want to talk to people and really listen. I ask questions in class. I share ideas. I have the energy to pursue my hobbies. I feel like my personality is amplified, and I feel like Im just a fuller version of myself. I am able to complete long complex thoughts in my head instead of being intellectually lazy.

在我吃”聪明药“的日子里,我整个人都非常敏锐和清醒,对身边的事充满了兴趣。我只想赶紧动起来去做些什么。我想和人们交流,我在班上积极发问回答问题,我有了动力去发展我的爱好,我感觉我的人生完整了不少,视野很开阔。我发现有了对复杂问题的思考能力,而不是看到难题就冒出”我不会“的懒念头。


I get a high period in the morning where I feel good and ready to work.

我整个早上都是嗨的,只想抓紧时间学习。

The first day I took my first pill, I was shaking. My brain was all over the place and I couldn’t stop organizing things. It felt like a slightly less intense version of coke.

吃聪明药的第一天,我整个人都摇摆了起来。 我的大脑好像无处不在,一直无法停止思考。就像是磕了轻量级的可卡因一样。

Trying to find a job in New York City while still living in Boston was really stressful. I knew the odds I was up against, and I figured Adderall would boost my confidence, helping me ace interviews,

还在波士顿住着的时候试图在纽约找工作,这对我来说压力很大。我知道我能从容应对的概率,我发现聪明药可以提升我的自信心、帮助我在面试中拿到好成绩。

It will make you more alert, less hungry, and less need for sleep. It has gained a reputation for making you “limitless.” I’ve even heard it called legal meth, or legal cocaine.

它是出了名的可以让你觉得自己有无限潜力。我甚至听说有些人叫它合法冰毒、或者合法可卡因。



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

其实聪明药并没有特指到某种具体的药物,目前主要是以Adderall以及Ritalin为主。这两种药物是用来治疗ADH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处方药。注意,是处方药,在没有医生的医嘱和处方是没有办法通过合法的手段获得它们的。也就是说,那些通过服用Adderal来获得好成绩的学生们,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服用小药丸,属于滥用药物的行为。


一项调查显示,学生们获得“聪明药”的主要途径来自于家人和朋友。如果家中有儿童或者青少年患有多动症,那么得到这种药丸就非常容易了。如果无法从家人和朋友那里获得,据说每到期末的时候,总会有人悄悄”兜售“聪明药,五刀一小片,趁机大赚一笔。这和走私的药贩子有什么区别?



Adderall和Ritalin在提高注意力方面的确有所帮助,否则也不会得到那么多学生的青睐。但是,这种药物的副作用也非常大,据最新的数据研究显示,Adderall这种药物的上瘾程度和生理伤害高于摇头丸,而且由于它的成分中含有甲基安非他命,可以用来提炼冰毒。



  聪明药是一种神经抑制类的西药,包括利他林、莫达非尼等。一些高考的学生、大学生和企业管理人员服用类似于兴奋剂的药物,来增强记忆力,使思维更灵活。但实际上,没有研究证明这些药物具有这样的功能。

  目前传说中的聪明药,名称是:一种叫作“利他林”,另外一种叫作“莫达非尼”。这些都是治疗相关疾病的药物,不是使人聪明的药物。





利他林

也称哌甲酯、Methylphenidate,为中枢兴奋药,直接兴奋延脑呼吸中枢,作用较温和。适用于呼吸衰竭和各种原因引起的呼吸抑制。


  文章 "标签":
  相关分类:
所有来自于佳木斯禁毒的文章

更多 佳木斯禁毒 的文章

猜你喜欢

写评论